遠方的天空看起來仍是一片灰黑,至少近處透著光亮,我們再度啟程前往伯朗大道。

其實不用到達伯朗大道,池上這沿途的壯闊田野,和遠方那群大山疊巒交錯,水氣的迷濛為山頭披上若隱若現的絲綢罩衫,就已經夠美了!

台東池上伯朗大道

Photo credit to 芳

路上越來越多人騎著腳踏車,前往同一個方向。路旁一處有個木造樓梯以及水車,我們把腳踏車靠邊停妥,走上去登高看這片風景。芳指著遠方許多正在移動的小方格說「好像螞蟻呀!」,密密麻麻的螞蟻們行走的那條路,就是只限行人與單車通行的伯朗大道。

台東池上伯朗大道

Photo credit to 芳

突然想起以前在研討室裡,討論著個案、準備著報告,看著窗外好不容易有的藍天,在藍天中移動的纜車也曾被我們比擬為螞蟻。只是當時想著纜車裡出遊的旅者心情,對比在研討室裡的我們,難免會跟同學互相抱怨一翻。殊不知最為愜意的身分,就是當學生的時光啊!

一轉身,發現這裡至少是一樓半高度的地方,居然有條水利溝?原來這是池上浮圳,日治大正10年為了引大坡池的水來灌溉農田,而建造架離地面的水道,目前列為台東縣歷史建築。(參考台東觀光旅遊網維基百科

台東池上浮圳

只限走路或腳踏車進入的伯朗大道,好多人哪!時不時還要小心閃避那些突然停下來,在人車很多的路中央擋路當路霸照相的人們,如果不小心撞上,可真是賠了興致呀!

繼續往前騎,每棵樹我們都覺得是金城武樹啊!池上的田景與宜蘭不同,宜蘭似乎很少田中有樹的景致,池上這裡則是田中偶爾會出現一棵大樹,或許是給以前農人乘涼休息吃飯的地方吧!

台東池上伯朗大道

Photo credit to 芳

看到路旁不少人在排隊等著照相的,就是曾跟金城武合照的樹了。我們兩個騎經金城武樹,猶豫了幾秒,取得共識後,直接往回騎然後右轉,轉入無人的小路,後頭有一組四人車也跟著我們騎上這條路。

這條蜿蜒的小路,兩旁有阡陌稻田,有山為伴,也有樹,還有我最喜歡的-沒什麼人!我們可以安心地將腳踏車停在路邊,下車在田邊走走,順便看看田裡有沒有什麼螺。

台東池上伯朗大道

九月的台東,田裡還是綠油油的,水稻還沒開花,這是台東第二期稻作。宜蘭的稻米則是一年一收,九月的田裡已無水稻的蹤跡。

一邊尋找粉紅卵的身影,一邊思索著現在是否是福壽螺的產卵季。這時,一輛警車迎面緩速駛向我們,警察搖下車窗,熱心地問我們有沒有找到蔡依林樹。

台東池上伯朗大道

Photo credit to 芳

「蛤?有蔡依林樹喔?」我心裡納悶…原來還有蔡依林樹啊?

警察熱心地跟我們指路在哪裡那裡,我們微笑回應「這裡有樹,也很美呀!」。

我想我們不需要刻意去找到金城武樹或蔡依林樹,在你旅行的路上,只要不經意地抬頭,遇見那棵你覺得美的樹,就是屬於你的樹,不需要名人的加持與外界的定義。

就像我們人生所追求的意義,不應該是追尋社會框架下的成就,你有屬於你的人生,不需要由外界定義。

台東池上伯朗大道

Photo credit to 芳

等後方那輛四人車超越我們後,我們掉頭往回騎,在搭火車回台東前,想在池上再吃上一餐,再偷嚐一口池上的美好。

我是黃妮達 Juanita!這篇文章對你有幫助嗎?歡迎分享幫助更多人!

也歡迎你幫我免費拍手5下,你的拍手,是我繼續產出更多創作的動力之一。

或是成為讚賞公民,化讚為賞給作者。

有任何問題,也歡迎在底下留言給我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