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其實是在幾個禮拜前,我人還在台東時寫下的。

那時候我在台東月光海音樂會,在達朗奇的市集桌上,看到「友善水泥」這四個字。

於是開啟了與達朗奇的對話,也是我下山後第一次跟別人提到,我在山上不斷問著自己的事-

山會一直在嗎?

當我說著「山會一直在嗎?」,達朗奇說,他起了雞皮疙瘩。

因為在花蓮創作藝術的他,山林與水泥,離他很近。

在你家旁邊轟炸 你要嗎?

8月,我參加砂卡噹Yaya自然農莊「跟著山部落營」的活動,跟著太魯閣族(Truku)青年,揹著行囊走路回到山上的部落,在山上生活3天。

推薦你看:跟著Truku太魯閣族人回山上的家-砂卡噹yaya自然農莊(上)

從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上山,在一個觀望台上,我看見對面蓊鬱的山中,有一處白色的環狀梯田。我問了同行原住民族人莎韻的爸爸,他說,「那是亞泥的礦場」。

為了水泥炸山?

那個就是亞泥的礦場?我雙眼大睜,訝異眼前所見,內心被震撼到了。

「如果你下午聽到爆炸的聲音,就是亞泥在炸山。」

在炸山?現在還需要炸山?

「對啊,那裡原本是部落族人的家。礦場附近現在也還有部落,還有族人在那邊居住。在我們的家園開挖、轟炸山林,這些財團總是利用族人的善良。」
莎韻的爸爸緩緩地說道,語氣中帶著無奈與氣憤。

看著山林中莫名出現的那塊明顯的白,我倒抽了好幾口氣。

不自然的山

對面山頭的白色不自然凹陷處 就是水泥礦坑

山會一直在嗎?

山會一直在嗎?
親眼見到亞泥礦場的那一刻,我不斷地問著自己這個問題。

在爬山的路上,不時地佇足,驚嘆眼前的景色。
從樹與樹之間,望出去的層巒疊嶂,雲霧宛若薄紗,輕輕的蓋上。

但,山會一直在嗎?

層巒疊嶂

層巒疊嶂的山 Photo credit to 誠芳

攻頂千里眼山,一面臨著太平洋,當風把霧吹散,我們在山上看見底下海洋的碧藍與粼粼波光。

但,山會一直在嗎?

大雨後的早晨,烏雲退卻,潑過水的天空,藍的更加透徹。遠方的山頭,也多了幾道白色飛澗。
這個白,與亞泥礦坑的白,是無法比較的。

但,山會一直在嗎?

山會一直在嗎

在陡坡上看向巍峨的山頭,要攻頂的地方,如此高大。環視周圍的高山,壯闊的山景與天空,人類好渺小。

人類真的很渺小嗎?

我想起宜蘭員山,永侒礦業公司要在水源山頭挖礦,一開挖,山頭就會不見。
第一天爬山看到的亞泥礦區,那灰白礦場,原先是什麼樣子的呢?
我沒有看過礦場前身的山頭。
前身的山林,原本是不是跟我這幾天看到的山,長得一樣呢?

這些山,會不會不見?

水泥礦坑下 還有原住民部落

水泥礦坑下 還有族人居住啊 Photo credit to 誠芳

以後的人,會不會只能從照片裡,去想像大自然是什麼樣子?
你的小孩,會不會只能從影像裡,去想像山頭是多麼巍峨壯闊?
你的孫子,會不會只能從你口中,聽到山林裡的故事?
然後問你,為什麼他們現在看不見那些山?聽不到山裡蟲鳴鳥叫?
只能坐在水泥叢林裡,看著螢幕去遙想你們當年能夠親近的大自然?

也許人類很渺小,卻破壞力十足。

當你覺得水泥一包50公斤,售價才台幣180元,好便宜。
或是覺得水泥業股票,每年現金股利配息不錯,準備出手投資。

建議你去一趟太魯閣,看看那山林的破壞,再想一想水泥的價格。
低廉的售價是否沒有包含外部環境成本?
每年配發的股利,是否來自於破壞山林而產生的「盈餘」?

近期文章

文章分類

標籤雲

也歡迎你幫我免費拍手5下,你的拍手,是我繼續產出更多創作的動力之一。

或是成為讚賞公民,化讚為賞給作者。

有任何問題,也歡迎在底下留言給我唷!